ca88亚洲城会员登录,ca88亚洲城手机版登录

最新更新 | 把妹达人 | 武侠故事 | 中华上下五千年 | 中国民间故事

十匹狼

热门搜索:100字寓言 200字寓言 剑王朝 幽默故事 恋爱 爱情 人生感悟 泡妞 男人 现代寓言

十匹狼

来源:十匹狼 作者:ca88亚洲城会员登录 发布时间:2017-05-13 09:07 浏览:

  民国时期,大洪山有一位远近闻名的猎高手叫古老西。说他是高手,不在于猎狼的数量,而是他猎的狼不见伤口,通体上下完整无缺,俗称“全活儿”。大凡猎狼,不是动刀就是动枪,再好的枪法和刀功,都不可能不留下伤口。通常打死狼后,只有趁血液还没有凝固的时候立开剥,毛皮色泽才光洁明亮。为了保证毛皮的成色,一般是不会下药饵毒死狼的。不动刀不动枪又不下毒,古老西的猎狼手法就成了难解之谜。

  古老西每年卖给县城好运货栈十张“全活儿”狼皮,价钱是普通狼皮的好几倍。好运货栈的王老板曾经要求古老西多猎一些狼,可是无论王老板开出多高的价,古老西反复就是一句话,“十张狼皮够开销了”。因此,古老西有了一个外号叫“十匹狼”。

  十张狼皮的收入不但够古老西一家开销,而且还能供他儿子古耀祖接受教育。古耀祖从私塾启蒙,一直读到县城中学毕业,后来考上军校当了军官。

 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,大雪早早就封了山,正是猎狼的好时候,猎人们摩拳擦掌准备进山大干一场,古老西也不例外。

  古老西去县城赶集筹办冬猎的东西时,被好运货栈的王老板拦住了,说有人想见见他。

  来到好运货栈,王老板向古老西介绍了一位精明干练的年轻人,说是上海物资公司的胡老板,最近几年的“全活儿”狼皮都是胡老板的公司收购的。

  胡老板满脸堆笑地说:“古叔叔,我叫胡绽贵,和古耀祖是好朋友,他在上海当差,我和他经常把酒言欢。”古老西瞅瞅胡绽贵说:“我和耀祖经常书信往来,怎么不见他提起你?”胡绽贵笑着说:“我和他最近才认识,一见如故,这不,怕你不信,他还让我带来一件信物。”

  古老西接过信物,那是一件狼皮毛短裤,正是儿子古耀祖之物,这件短裤是古老西老婆缝制的,上面还绣着一个“古”字。古老西不由得双手微微发抖,眼圈一红,哽咽着说:“我儿子自从参军后,除了书信往来,一直没有见面,不知他现在可好?”胡绽贵忙说:“耀祖好着哩。他让我转告你们,不必挂念。”

  胡绽贵向古老西说明了来意。狼的皮毛不但能保暖驱寒,还能治疗风湿。“全活儿”狼皮由于没有动过刀枪,就没有受伤流血,毛孔里精气没泄,在市场上极为抢手,深受老外青睐。狼是世界上分布最普遍的动物,但是“全活儿”狼皮的猎狼手法却只有古老西一家。也就是说,这种医疗价值极高的“全活儿”狼皮产出太少。因此,胡绽贵想高价获取古老西的猎狼方法,向全世界推广,为全人类谋福利。

  一直陪同在一旁的王老板听完胡绽贵的来意,心里禁不住冷笑,虽然胡绽贵把话说得溜溜圆,其实还是想坐拥暴利的商人心态。王老板了解古老西的脾气,莫说是儿子的朋友,就是亲娘老子从坟墓里爬出来求他,他也不会说出这种猎狼方法的。

  让王老板傻眼的是,古老西不但爽快地答应了胡绽贵的要求,而且还说要亲自带胡绽贵猎狼,现场传授方法。

  古老西杀了两只山羊,用碎如细泥的羊肉和着小麦面做成羊肉丸子,款待胡绽贵。胡绽贵吃相很文雅,把丸子嚼碎了慢慢吞咽。古老西纠正他说:“山里寒气重,吃羊肉御寒,羊肉丸子要囫囵吞下去,既不会散味,又耐饥耐寒。你这吃相,小娘们一样,会被我们猎人小瞧的。”

  胡绽贵学着古老西的样子囫囵吞了几粒,古老西才满意地说:“这才像个爷们,今晚要进山,你要多吃点。”

  天色渐暗,古老西扛了猎枪,拎了一包生羊肉丸子,带着胡绽贵上了山。走了大约一个时辰,来到一处山坳里,古老西四处张望一番,选了一处地方,放下几粒羊肉丸子,然后带胡绽贵爬到一棵大树上埋伏起来。

  大雪还在纷纷扬扬落着,寒气逼人,胡绽贵冷得直流鼻涕。好不容易熬到半夜三更,只听古老西轻轻“嘘”了一声,胡绽贵凝神屏气,看见远远地移过来一个黑影,渐近渐清晰,是一匹黑狼。黑狼走近羊肉丸子,警惕地四处望望,然后快速地吃了,接着一转身匆匆离开。

  狼影消失了好久,古老西才慢吞吞爬下树,说声:“回家吧。”胡绽贵不解地问:“古叔叔,就这样回家了?刚才狼来了你怎么不出手?”古老西说:“别急,这才是第一步,钓狼。大洪山的狼群很小,一般不会超过十匹,但是很狡猾,出来觅食都是分散行动。要想猎获狼群就得先想办法钓狼。狼的疑心挺重,钓狼就得有耐心。狼见食物没有什么危险,渐渐地放松警惕,直到最后才能倾巢而出。”

  回到家,古老西倒头便睡。到了晚上,又是吃羊肉丸子。看见胡绽贵仍然是文雅的吃相,古老西善意提醒,要囫囵吞,耐饥耐寒。

  吃罢饭,古老西扛着猎枪带着胡绽贵又出发了。仍然是昨晚的地方,古老西多放了一些羊肉丸子,然后和胡绽贵爬到树上。到了半夜,慢慢踱来两匹狼,警惕四望后,吃了肉丸子后就匆匆离开了。这样一连过了四晚,每一晚,古老西都要多放一些羊肉丸子。第五天晚上,狼群走后,古老西问胡绽贵,刚才有几匹狼,胡绽贵兴奋地说:“我数过,和昨天一样,一共有八匹狼。”

  古老西点点头,自言自语道:“到齐了,该收网了。不够数的以后再打孤狼。”

  第六天晚上,古老西带了一大包羊肉丸子撒在原处。到了半夜时分,狼群吃完肉丸子走后,古老西招手示意胡绽贵下来,循着狼群的脚印慢慢跟踪过去。

  这时天又飘起了雪花,古老西掏出旱烟袋点燃吸着,不紧不慢地跟着。走了小半个时辰,前面响起了狼的哀号,声音凄厉。古老西停了下来,说:“它们开始疯狂了,别跟得太紧,小心被它们撕了。”

  等到声音越来越远,古老西才又跟上,边走边低头查看狼群的脚印。又跟了小半个时辰,地上的脚印越来越凌乱,大部分呈S形,狼群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,叫声也越来越微弱无力。古老西说:“是时候了。”然后大步流星地追上狼群,冲天放了一枪。枪声惊得狼群猛地往前逃窜,可是跑了不多远,速度就慢了下来。有的狼已经东倒西歪,气喘吁吁,叫不出声了,似乎每迈出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。古老西折下一根树条,在后面疯狂追赶着狼。

  终于有狼不堪痛苦,趴在地上喘着粗气,再也不肯走一步。古老西掀翻狼,拔出刀子从嘴巴插入,顺着下颚沿着腹部一条线划拉下来,顺手把狼往树枝上一挂,双手一拉一撕,三下五除二,一张“全活儿”狼皮就出来了。如法炮制,七张狼皮到手。剩下的最后一匹是强壮的狼王,怎么也不肯倒下,走一步停一下,痛苦地喘几口气再走。胡绽贵拿起树条要赶着它走快点,被古老西拦下了,叹息着说:“好歹是头狼王,给它一点尊严吧。”古老西就这样亦步亦趋地跟着,直到狼王最终倒下,他才快速出手,剥下狼皮。古老西解释,狼拼力走动,精气神就会凝聚在毛孔里,这时候剥的狼皮不但明亮柔软,还透着一股灵性。

  这时天已经大亮了,在挑着狼皮回家的路上,胡绽贵忍不住问:“古叔叔,同样吃的羊肉丸子,为什么这次狼这么痛苦?我看了看,狼不是中毒死的,那是什么置它们于死地的?”

  古老西微微一笑,说:“我累了,回家再说吧。”

  回到家,古老西处理好狼皮,然后倒头便睡,一直睡到天色暗了下来,精神也养足了,才起床。

  掌灯时分,吃过羊肉丸子,古老西的堂客忙着家务,古老西吧嗒着旱烟袋,和胡绽贵两个人围着火炉,海阔天空地聊起来。聊了近一个时辰,古老西忍不住看着胡绽贵嘀咕道:“应该到时间了啊,消化怎么这么慢呢?”

  胡绽贵不明所以地望着他,忽然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,禁不住捂住肚子呻吟起来,想站起来走动走动。古老西忙制止:“你看见过猎狼的